新风系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新风系统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紫金矿业环保门追踪大到不需改

发布时间:2021-10-21 02:44:08 阅读: 来源:新风系统厂家

紫金矿业环保门追踪:大到不需改

紫金矿业环保门追踪:大到不需改 更新时间:2010-7-19 0:10:03   7月15日晚上11时45分,福建上杭县政府“突然”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环保部为首的联合调查组对紫金矿业污染事故的调查处理结果。  吊诡的是,持续10多分钟的发布会甫一结束,仅与会的福建上杭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张跃龙针对为何选择在深夜召开发布会问题称“根据上级的安排”后,随即与上杭县副县长梁八生,上杭县公安局政委温松兴匆匆离去。  “联合调查组的调查报告在7月15日上午就已经成文,本来定于当天下午召开发布会。”接近联合调查组的上杭县政府部门人士透露,“发布会推迟是环保部到晚上10时左右才盖章,但为何如此就不知道了。”  根据通报,检察机关已介入该事故调查,公安机关也已立案侦查,上杭县环保局局长陈军安和经贸局局长黄仲华分别引咎辞职与停职检查,并刑事拘留肇事企业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厂长、副厂长、环保车间主任3人,一些人员还被传唤或控制。  “此次事故对紫金矿业的品牌形象和无形资产是致命的打击。”7月16日,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告诉本报记者。  迟到的惩罚?  调查表明,紫金矿业此次污水渗漏,系由于各堆场及各池底未进行硬化处理,防渗膜承受压力不均,导致防渗膜破裂后污水大量渗漏,并通过人为非法打通6号集渗观察井与排洪洞,致使渗漏污水直接进入汀江。  “原来这个通道是排洪的,不打开污水就不会进入汀江。”罗映南16日对记者说,“当时以为是一般的渗漏,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问题的关键在于,2009年9月,福建省有关环保部门对此进行检查时,发现排洪洞有超标污水排入汀江,要求企业立即进行整改,紫金矿业于2010年5月28日公告称,相关整改已经完成,但是话音未落,又爆发出污染事件。  “去年整改采取的封堵措施没到位,有向环保部门反馈,具体情况有待于调查组调查。”罗映南表示。  调查还发现,设在企业下游的汀江水质自动在线监测设备损坏且未及时修复,致使事件发生后污染情况未能被及时发现。  “下游损坏的监测设备是县里的。”罗映南称。  罗映南亦透露,紫金山矿山的废水排放需经环保局批准,且环保局在紫金山设有监测站,并有两个人员岗位编制。  本次通报提出的处理意见是,依法追究肇事企业、防渗系统设计施工单位、监管部门相关责任人的行政、刑事责任并由肇事企业对此次事件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进行赔偿。  “紫金矿业在此次事故的损失,大头在赔偿。”罗映南说,“主要是下游养殖户的损失,但政府有关部门还没有告诉我们具体数字。”  至于承担污水池防渗系统施工的是何单位,罗映南称,“调查组在调查,具体还没法告诉你。”  不过,紫金矿业副总裁刘荣春表示,发生渗漏事故的污水池防渗系统是由中国瑞林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设计,该公司为国家甲级设计院,注册于南昌。  “中国瑞林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冶金所副所长、环保所所长乐海龙也是参与本次污染事故调查的专家。”前述接近联合调查组的上杭县政府部门人士透露。  “问题根源在于当地政府的GDP指标和财政收入严重依赖紫金矿业,导致安全环保监管放任自流。”上杭县一位当地退休领导认为。  据罗映南介绍,紫金矿业是上杭县的支柱企业和支柱产业,包括配套企业每年贡献的财政收入占比一半以上,甚至高达60%以上。  或许正是紫金矿业的“贡献”如此之大,以至于其环保不达标的整改在宣告完成后,又出现新的问题。  谁晚报了污染事件?  针对调查中发现的问题,联合调查组要求肇事企业立即停产并进行全面整改,福建省有关部门需立即在全省范围组织开展环境安全隐患排查,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该矿今年恢复投产的可能性几乎没有。”罗映南表示。  蹊跷的是,紫金矿业此次污染事件发生于7月3日,但上杭县副县长梁八生在7月15日晚上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接报时间是7月4日。  “7月3日我们在应急处置,县里当晚有到现场检查,当时就通过口头向环保局汇报,后来又作了书面汇报。”罗映南说。  但到底是谁在说谎,现在只能等待联合调查组的进一步调查结果。  疑点不仅在于事故报告时间双方表述相差一天,而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废水渗漏事件发生后,上杭县政府9天后才召开新闻发布会。  对此,梁八生解释称,事件发生后,上杭县政府通过多种方式向社会发布信息,在接报当天下午4时和第二天下午,相继召开不同层级的会议,通报了事故的相关情况,同时将每日汀江水质和自来水水质检测情况通过电视滚动播放、发布公告、制作宣传栏和发放水质检测单等方式,向社会公布。  而对于当地出现居民购买瓶装水、上山取山泉作为生活用水的现象,罗映南认为,当地原来就有挑山泉喝的习惯,但紫金山矿山的开发,加大了群众的担心,“我是喝自来水。”  针对6月初汀江流域就发生死鱼事件亦为紫金矿业污染所致,罗映南表示,县里没告诉我,可能跟我没关系。  此次污染事故对紫金矿业的影响正在持续发酵,罗映南认为,目前的损失主要是停产造成的直接损失、事故发生后的应急处置费用、下游养殖户的受损赔偿和企业形象损害。  但他表示,这些损失目前还无法量化预估。  “紫金矿业在安全环保的投入也是很大,不能说不重视,但这几年发展速度很快,收购的一些民营矿山存在问题,大的做到了,剩下一些小钱该花的没花,现在看来做过不等于没事,应对极端气候条件的设防标准有缺陷。”罗映南表示,“紫金矿业不会因为这个事故趴下,痛定思痛,把坏事变为好事,作为新的起点。”  紫金矿业执行董事、副总裁黄晓东告诉本报记者,紫金矿业最新计划的环保措施是按照500年至100年一遇的大雨来考虑防范设施建设,但要彻底实现还要几个月时间。  罗映南还透露,紫金矿业的收购步伐不会因此停止,但会更谨慎,更加注重做好全面尽职调查。  但此次污染事故已造成紫金矿业股价持续下跌,亦有投资者表示要进行索赔。  不过,罗映南表示,事故发生后,如果股价不跌就不正常了,但不会从根本上影响企业的发展,“股价怎么走,有大盘、金价、企业运作问题,综合起来是投资者和股民的判断,我们不会操作股价。”  而此次污染事故是否改变紫金矿业与上杭县政府的微妙关系,实现政企真正“脱钩”,将是决定紫金矿业重新启程的重要因素。  作者:张望

温州发电机租赁

战略咨询

甲磺酸西地那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