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系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新风系统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比文青更爱钱

发布时间:2020-07-13 15:12:30 阅读: 来源:新风系统厂家

旗下聚集了几乎所有一线畅销作家,同行视之为行业公敌,路金波特立独行地把文学创作变成了一条商业化的流水线

路金波说自己现在是行业公敌,圈儿里口碑极差的人。据说北京的书商吃饭,没事儿就骂骂路金波,说我在捣乱。

被骂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他抢了人家的生意。并且这个生意抢的还不仅仅是比别人多赚了钱那么简单,而是这几年他使的那些招儿,让人羡慕、嫉妒,暗生向往,学还学不来。

这个目前国内畅销出版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拥有国内最赚钱的出版公司;旗下聚集了韩寒、安妮宝贝、王朔、石康、张悦然、冯唐、饶雪漫、郭妮、安意如、蔡智恒、春树等几乎包括所有一线畅销作家的超豪华阵容。他第一个掀起价格战,几百万几百万的预付稿酬给作者,却又能在后来以低于市场两三成的价位拿到他们的书稿。他建立文学流水线,把故事小说类型化,制造出亿元女生郭妮,一年销量400万册,码洋(图书定价总额)一路绝尘,让人只有兴叹的份儿。

更要命的是,不管他走到哪里,替人打工还是自立门户,超豪华阵容都会乖乖跟着走,不离不弃。当年在贝塔斯曼旗下贝榕公司(原榕树下网站)是如此,现在与辽宁出版公司合作成立的新公司万榕还是如此。

他们已经离不开我们了,已经对我们公司有依赖性了,除了钱之外,我们给他们提供了更好的服务。现在我们的作家基本上都是全约,他们所有的版权都在我们手里,而且新写的也会给我们。他不无得意地说。

至于被视为行业公敌的感觉,长得有点像明星吴彦祖的路金波慢悠悠地说:我觉得挺好,骂我是因为害怕我,感受到了来自我的威胁,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我的实力和影响力。

33岁的他表情通常很温和,只有在说出上面的话时,脸上会流露出一刹那的狂妄,但转瞬即逝。

我要做一个大生意,并不是规模有多大,而是包含了那种强和好的概念,有品牌、有核心竞争力、有影响力的公司。

这是当年的网络第一写手李寻欢、现在的出版红人路金波的世俗理想。

我比他们更爱钱

路金波本来是有文学理想的。

但现在,除了博客,他几乎什么都不写了。他承认是心态变了。写东西,尤其是写小说不能太聪明,要有困惑,有幻想,有痛苦,做生意则需要很有理性,很有安全感,这两个需要的情绪是反的。其实有时候我认为自己还很有文学的天赋,也知道市场需要什么,应该是能写好的,但就是没有办法找到那种心境,那种情绪了。

曾经,大家都叫他李寻欢,虚拟世界中仗剑走天涯的风流侠客。现实身份是中国黄页(阿里巴巴前身)西北代理的总经理,但玩物丧志,生意做得不好,天天混在网上玩。

那是1998年,中国的网民刚过百万,在网上写字的更是少之又少。李寻欢、安妮宝贝、宁财神他们都聚集在某一个论坛里,玩文字游戏,李寻欢还用武侠小说的体例给安妮宝贝写过情书,当然是开玩笑。没有一个人会想到自己会成为日后所谓的网络作家,没想到那些当作帖子随手发发的文字日后会价值几百万,更没想到日后都走上了与文字密切相关的道路:李寻欢成了书商,宁财神成了编剧,安妮宝贝成了作家。三人中,也只有路金波还了俗,除了回顾历史时还会提提李寻欢,他叫回了原名。其他两人,则继续用网络中打出的名号行走世间,并无返意。

我是比他们更入世的,更会规划,性格更客观;财神呢,小天才,坏坏的,适合编剧;安妮宝贝很孤独,所以适合写作。路金波说每个人都是时间的函数,今天是昨天积累的结果。

1997年毕业于西北大学经济系的他,曾和安妮宝贝、宁财神共事于彼时国内赫赫有名的原创文学网站榕树下。那是2000年,他已经在北京做过一年网络北漂,帮别人攒过书,写了一部自己都想不起名字的剧本,被榕树下招安,成了网站主编。

2001年,互联网的第一个冬天来临。2002年2月份,榕树下甚至是有点幸运的被贝塔斯曼收购。我们的主营业务就要从互联网转到有收入的业务里面。贝塔斯曼当时在国内的业务是书友会,是卖书的,我们是文学网站,相加除以二,得出来的结论就是我们应该转型,把我们的内容出成书,然后依托贝塔斯曼的资源卖掉。路金波回忆说。

网站转型后,办公室里,那棵著名的大树变成了普通的格子间,大家整天开始忙买纸、发行、汇款这些庸俗的事情,形色匆匆。这种务实让原本天天务虚的文学青年们逃离了,原本包括安妮宝贝、宁财神、陈村、赵波、瘦马在内的100多人豪华团队,创始人只剩了李寻欢一个,其他还有20几个,都是会过日子的。

也是从那天起,李寻欢重新变回路金波。为了生计开始和印刷厂、批发商,甚至仓库管理员打交道。一年交道打下来,对出版还是一窍不通。比如开本。大32开,国际32开,小32开连这个都没弄明白。开窍是三年以后,2005年才想明白这个行业的一些规律。

这一明白就不得了。他慢慢放下了曾经的文学理想,转而全力向世俗理想狂奔。一点都不掩饰跟当年的几个文青相比,我比他们更爱钱,更爱当个生意人。路金波说。

把市场细分,再细分

2005年,路金波一口气砸给韩寒和安妮宝贝每人200万。

这是当年让出版界感到地动山摇的一个重要段子。大家感到震动的原因,不仅仅是400万是个天价,还有更重要一点:这400万是预付稿酬。书还没出呢,就一下子给这么多?还多补少不退:如果书的册数卖不到那么多,也是给这个钱;卖多了,版税还会继续追加给韩、安二人。摆明了就是扰乱市场嘛。

但愤怒的出版商们没有想到,这只是路金波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他要鼓捣的更多足以让他们眼镜大跌、牙根痒痒的大动静,还在后面。

2005年的路金波,已然不是那个随便出出拼凑的网络文集、漫画书、旅游书、财经管理各处都会搂一耙子的小出版公司的老板了。在出版业摸爬滚打了三年后,他突然一下子开窍了,眼睛里放出了野心勃勃的凶光。他要开始折腾了,朝着那个已经明确规划出的未来。

当时我对于整个成品线,对于企业的战略,已经有了自己全新的规划。这个规划是我们不做别的成品线了,只做文艺类,文艺类里面我们只做面向青少年的,我们需要做那些有品牌的作家,把自己变成高端的面向青少年的出版机构。路金波说。

而韩寒,是他找的第一个品牌作家。那是夜里12点,他跟韩寒在办公室用10分钟谈妥了合作,然后在楼下的小饭馆一人吃了碗面。之所以能够迅速谈拢,路金波坦承是因为自己舍得砸钱。韩寒本身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我早先跟他打过几次交道,本身是熟人,最重要的因素是我们一次性给了他200万。那年安妮宝贝之所以答应90%也是因为那200万,因为我们跟其他公司相比没有别的优势,就是给的钱多。那时候我们只有几百万,400投资给他们,大概赚了800万。

长治西服订制

广安设计工作服

鞍山西服定制

岳阳工作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