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系统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新风系统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争议在横沙建深水新港

发布时间:2021-02-01 16:57:59 阅读: 来源:新风系统厂家

争议“在横沙建深水新港”

[ “如果(横沙)真的要发展,这两个保护区是否还能存在,对长江口生态的影响是可以承受的,还是不可逆的,都需要深入研究。” ]  上海是一个建立在滩涂上的城市,其64.5%的土地是由长江泥沙堆积而成的。  不断淤涨的滩涂曾为这个城市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发展生机。上海化学工业区、临港新城、浦东机场、罗泾港区、长兴造船基地等都是通过围填海形成。  目前,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吉余等在内的专家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构想——在上海横沙东滩,打造深水新港,建设海洋新城,最终形成第二个浦东。  新的围海建城运动,由于其涉及城市未来发展规划以及重要生态价值区域,事关全局,需从长计议。  再造“上海港”  横沙岛现有面积49平方公里,经吹填成陆后可新增土地约480平方公里。  陈吉余称,在横沙东滩填海造陆后,能形成100多公里的深水岸线,其中20米深水岸线约为50公里,完全有条件建设众多集装箱泊位,解决上海港深水岸线不足的问题,大幅降低国际航运成本。上海可在长江口的横沙岛建一个深水新港。  此举被认为可以继续帮助上海保持港口吞吐量的优势,推进国际航运中心建设。  2011年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达到3174万TEU,货物吞吐量达到7.2亿吨,双双全球排名第一,上海港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港。  但是,上海市政府参事室参事包起帆称,随着经济的发展对港口需求的增加、周边港口的日益崛起以及船舶的日趋大型化,上海港自身的自然条件约束日益显现,正面临着空前的挑战,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并非高枕无忧。  首先,随着1.8万箱超大型集装箱船及40万吨超大型矿砂船在近年内问世,要求港口具备有-20米以上的深水岸线与深水航道供这类超大型船舶停泊作业。而上海港目前缺乏此类深水航道,即使是洋山港区航道的水深也仅有16.5米。这与国内宁波-舟山港水深达33米、天津港水深达22米、青岛港水深达21米、连云港水深达20米的条件相比,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现有上海市域内的深水岸线资源已近用完,长江口、杭州湾已无完整的深水岸线。洋山港区由于现行体制及行政区划的障碍,新泊位建设步履艰难。  统计数据反映,在长三角沿海港口的集装箱年新增吞吐量中,上海港的占比已经从2002年的77.86%,下降到了2011年的63.39%。今年1~10月,更是下降到了34.11%。  不仅是长三角港口的挑战,国际上的挑战也在加强。新加坡港于今年10月宣布,将花费35亿新加坡元(约合28.5亿美元)扩建西南部的巴西班让港区。  包起帆称,一旦在横沙建设深水新港,就可以满足上海港在未来二三十年内集装箱吞吐量达5000万~7000万标准箱的需求,能使上海港的集装箱吞吐能力比目前翻一番,等于再造一个新的上海港。  同时,在横沙建设上海深水新港,有利于促进大力发展水水中转和多式联运的港口集疏运体系,减少现有外高桥港区给浦东新区带来的道路交通拥堵压力。  争议丛生  不过,这个宏伟的方案,在本月1日“2020年后的上海海洋新城和深水新港”论坛上,引发了各方的质疑。  上海市政协副主席王新奎就说,目前全球经济格局都在重构,生产布局、贸易区域的变化,会使得集装箱运输的总量和结构发生重大的变化。从长期趋势来讲,长三角集装箱吞吐量的支撑会越来越弱,总箱量不会像过去增长得那么快。  王新奎称,目前国内港口的集装箱运输产能是过剩的,大家都在大干快上,因此上海港的定位问题就很重要,是与其他港口一争高低,还是另辟蹊径?  上海市经信委主任戴海波则说,如果在横沙打造一个新的深水港口,必须要回答这个港口与洋山港的关系问题,以及上海的港口体系到底是什么布局的问题。  上海的深水港洋山港开港至今不过7年时间。按照规划,洋山深水港区四期工程还将拟建设7个5万~7万吨级集装箱泊位,占用海岸线长2800米,设计年吞吐量400万标准箱,规划2015年底基本完成并投产。  另外一个问题,则是如何打造一个新城。戴海波说,要搞好新城,特别不容易。比如位于浦东的临港新城,就没有像预想的一样发展起来。戴海波曾经担任南汇区区委书记、浦东新区副区长,同时也担任过临港新城管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  对生态的影响是另一个关注焦点。海洋新城和港口建设,是不是会对当地的生态以及生物多样性产生影响,都需要做出回答。“希望能够做进一步的研究,特别是从临港的开发当中,有很多经验教训可以总结。”戴海波说。  上海市科委主任寿子琪也说,要注意对海岸线的安全问题以及河口的影响,做更大尺度的研究。  中交水运规划设计院总工程师、副院长吴澎称,国外研究表明,在潮流影响的河口区大规模开展整治工程建设,改变河口蜿蜒、分汊的自然特性,将影响潮波变形,造成潮差增大,从而增加海侧泥沙向上游的输移。  “在长江口已实施的人工工程规模巨大,横沙东滩的开发,在利用疏浚土的同时基本截断了径流输沙,势必造成对河口河势和稳定河槽形态的影响,对此必须开展深入系统长期的研究。”吴澎说。  上海市环保局总工程师柏国强称,长江口本身涉及到生物多样性的问题,另外,如果在横沙建深水港,对于上海最重要的水源地青草沙水源地,以及九段沙和崇明东滩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如果(横沙)真的要发展,这两个保护区是否还能存在,对长江口生态的影响是可以承受的,还是不可逆的,都需要深入研究。”  “长江口肯定要开发,但问题是怎么定位。”王新奎说。

甘肃省事业单位招聘信息

白银三支一扶考试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报名入口